層層壓緊,一級帶著一級乾(人民觀點)
  ——從嚴治黨再出發之六
  幾年前,媒體曝光準生證難辦後,當時的國家計生委發通知要求簡化程序。通知是下了,可是記者在街道辦採訪,得到的回答或是“我們這裡辦不了”,或是“你去問我們上級部門去”,甚至是“你是看新聞看到的,那是新聞,要到我們這兒,那就得等”。類似情況,板子不能都打在基層。一級被一級領導,一級向一級負責,如果落實都只靠發文件,精神自然在傳遞中損耗,政策難免被對策忽悠,怎麼可能讓群眾沒意見?
 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,一條重要經驗,就是“層層壓緊、上下互動”。活動尚未開始,中央政治局帶頭實行的“八項規定”,就給全黨作出了良好的表率;活動剛一開始,中央領導就召開專題會議, 6個半天、3項議程,做對照檢查,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;活動中,七位常委每人聯繫一個省、一個縣,調研指導、參加民主生活會、聽取彙報,全程督導……上級帶下級、主要領導帶班子成員、領導幹部帶一般幹部,這樣的好做法,正是活動扎實深入、見實效有長效的關鍵。
  然而要將這股認真勁兒長期保持,並非易事。這不,教育實踐活動總結大會開完不久,個別地方就認為領導的關註已經轉移、輿論的風向已經改變,可以“松一口氣”了。四川某鄉一位60多歲的大娘,家門被學校新建的圍牆擋死了,只能從田間小道繞行,找鄉長反映問題,20多趟都吃了閉門羹。還有人反映,一些窗口單位急速“變臉”,“一夜回到整改前”,面對群眾質疑還振振有詞:教育實踐活動都結束了,你還挑什麼刺呢?正是意識到作風問題的頑固性,習近平總書記在總結大會上強調,“活動收尾絕不是作風建設收場”,要求我們必須保持活動中的“緊張心態”,繼續一級做給一級看、一級帶著一級乾,讓各級黨員幹部時刻感受到改作風實實在在的壓力。
  上級領導不能光派任務,要多留一份心,及時感知下邊的風向,出現問題早提醒、快糾正。1946年中秋,第二野戰軍司令部召集幾個縱隊的負責人開會。由於連戰連捷,幾位司令員滿面春風地上前和鄧小平握手,鄧小平卻擺擺手說,這次開的是“不握手會議”!原來,前線部隊因為勝利滋長一些驕傲自滿情緒,一些幹部作風有些鬆懈。鄧小平重點對此進行批評,連敵軍逼近也堅持不散會。各縱隊司令員在思想上受到極大震動,終生難忘這次會議。今天,一個8600多萬黨員的政黨要“如身之使臂,臂之使指,莫不制從”,正需要多一點“不握手會議”的嚴,層層落實責任,層層傳導壓力。
  “層層壓緊、上下互動”,並非要求上下一統,更不是照貓畫虎,而是因時制宜、分類作答。有的問題出在基層,根子卻在上面,比如層層陪同、評比泛濫等,就應該下題上答。有的問題出在上面,需要下麵配合解決,比如違規使用公車、蓋豪華樓堂館所等問題,就應該上題下答。還有的涉及多個部門的職能交叉,比如戶籍改革、教育改革等民生問題,就應該各地方各部門同題共答。只有上下互動、前後照應、左右銜接,從細處入手,向實處著力,一環緊著一環擰,一錘接著一錘敲,才能積小勝為大勝,真正把工作做好。
  西方有一個“巴比倫塔”的神話:人類本來說的是通用語言,交流無障礙,於是想齊心協力建一座直通天庭的高塔。而上帝只是讓人類的語言一夜之間變得五花八門,上下兩頭的人說話互相聽不懂,行動上無法協調一致,通天塔就成了“爛尾樓”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無論是作風建設,還是全面深化改革,疏通從頂層設計到基層實踐的權力經絡,都是必須邁過去的坎。搭好天線,接好地線,打掉隔熱層,黨和人民的事業才能上下同心、無往不勝。
  (本系列評論到此結束)
(原標題:層層壓緊,一級帶著一級乾——從嚴治黨再出發之六)
(編輯:SN171)
創作者介紹

is37istr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